推移的时间轴!从辛格拉尔到于帕梅卡诺,组织核心位置在逐渐后移

在欧冠1/4决赛中,夺冠热门拜仁慕尼黑被大巴黎淘汰出局。莱万受伤之后,球队进攻组织运转不畅是被淘汰的原因之一。随着于帕梅卡诺确定今夏登陆安联球场,下赛季拜仁后场将迎来组织核心,他的加盟不仅可以缓解球队过度依靠莱万回撤组织的现状,还为球队梳理进攻提供了新的保障。

于帕梅卡诺不但是莱比锡红牛的后防磐石,在进攻端同样被委以重任。在纳格尔斯曼的战术体系中,通常会设置四个机动性中场,他们会通过不断的传跑为于帕梅卡诺提供前移的空间,纳帅利用法国中卫的视野和发牌器的作用,从而与萨比策形成一前一后两个组织策应点,极大地丰富了球队中前场纵深和推进空间。拜仁名宿卡恩曾表示:“对于于帕梅卡诺,你必须知道所有顶级球队都有意引进他。”这也说明了一个同时具备组织和防守能力中卫的价值。

正是由于于帕梅卡诺这样球员的出现,网络上也流传出“组织型中卫”的论调。纵览世界足坛百余年的发展史,足球战术逐步趋向于整体化,各队之间的打法越来越辽阔,组织核心的位置也不断在向后发展。

辛格拉尔

在足球运动刚起步的维多利亚时代,当时足坛崇尚1-1-8阵型,而中锋是整个体系的核心。19世纪末,被誉为现代足球在欧洲大陆推广先驱的吉米.霍根创造了2-3-5阵型,但进攻发起点依然是身处前场的内锋。直到上世纪30年代,为了寻求更大的进攻空间伪九号踢法开始出现,战术核心有了向后发展的尝试。

伪九号踢法的开创者是的奥地利人辛格拉尔,他堪称是足球发展史上的一个符号性人物。辛格拉尔当时出任2-3-5阵型的左内锋,他具备极佳出球和策应能力,这为他出任伪九号创造了先决条件。在这一战术中辛格拉尔充当伪中锋的角色,他需要经常回撤到大禁区弧顶外10米左右的位置拿球,在串联和梳理球队进攻的同时,经常前插增加进攻的层次。正是由于伪九号踢法的成功,奥地利在1934年世界杯打进半决赛,这也是奥地利足迄今为止最辉煌的时刻之一。

希代古提

在2-3-5阵型之后,查普曼在哈德斯菲尔德开辟了全新WM阵型,真正将这一阵型发扬光大的是匈牙利名帅塞贝什。在匈牙利与英格兰的比赛中,由于英格兰防线防守十分凶悍,塞贝什为了让进攻更有延伸度,把中锋出身的希代古位置后移,齐博尔和布戴分居在其两侧,而内锋普斯卡什和柯奇士更靠近地方球门。这一变化收到了奇效,匈牙利在那场比赛中大获全胜羞辱了英格兰,而出任“M”中间拖后位置的希代古提的踢法,形成了足坛最早前腰位置的模板。

如果说希代古提是前腰踢法的创造者,那么普拉蒂尼则是框定了前腰意义的奠基人。普拉蒂尼成长于法国洛林地区的煤矿厂区,那里有丰富的户外足球文化,但由于煤矿边上几乎见不到草地,更找不到像样的球场。那里的踢球的孩子往往精于盘带和传接球,普拉蒂尼便是他们其中的佼佼者,同时也为他的组织天赋打下基础。

普拉蒂尼出道于南锡俱乐部,他24岁时加盟了当时的法甲霸主圣埃蒂安,并在那里开始赋予了前腰位置的定义。随后,普拉蒂尼被顶级豪门尤文图斯相中,他的职业生涯开始步入辉煌。在1984年的欧洲杯上,普拉蒂尼在菱形中场出任前腰,他将组织才能发挥得出神入化,同时通过不断地前插为球队攻城拔寨。那届赛事中,普拉蒂尼5场比赛中打进了9粒进球,不仅帮助法国队以全胜的战绩加冕了欧洲杯的冠军。他还荣获世界最佳球员和欧洲金球奖两项至高无上的荣誉。

在此之后的十余年里,前腰位置扮演了进攻核心的角色,直到前腰后置战术的出现。2001年,时任AC米兰主帅的安切洛蒂对球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最具深远影响的便是将皮尔洛从前腰移至后腰。这一变化将皮尔洛的特点扬长避短,同时将他视野和球商展现的淋漓尽致,红黑军团也因此受益重塑昔日辉煌。前腰后置的出现不仅孕育出一代中场大师,更彻底颠覆当时对足球战术认知的格局。从那以后,传统的防守型后腰不再吃香,取而代之的是用拖后组织者来掌控攻防。

随着足球战术的不断演变,中后场传接球愈发密集,攻防节奏也大幅提升,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球队采用了高位压迫的防守战术。为了寻求更多的纵深和推进空间,出球型中卫在这个时候开始登上足球战术的舞台。

在Tiki-Taka战术中,瓜迪奥拉十分看重出球能力。彼时在曼联郁郁不得志的皮克成为他着重培养的后场出球点。瓜帅将皮克调教的不光可以带球组织进攻,纵深长传也极为出色,以此达到了破解对方的高压逼抢的效果。从那时开始,“出球型中卫”的称谓开始在网络上盛传。

不久后,皮尔洛从米兰城转投尤文图斯,他的到来不但让斑马军团中场有了组织核心,同时也改变了博努奇职业生涯的发展轨迹。博努奇在“偷师”皮尔洛的长传技艺后,孔蒂开始有意在后场给予他策动进攻的任务。在主帅充分的信任下,博努奇远距离传球精度得到巨大提升。在由守转攻时,从他脚下可以在瞬间越过复杂的中场局势,迅速打开局面形成攻势。可以说,博努奇和皮克一起定义了出球性后卫的模板。

如今,伴随着纳格尔斯曼对战术理念的不断雕琢,于帕梅卡诺的场上属性似乎有了“组织型中卫”雏形。也许不久之后,会有球队效仿纳帅对于帕梅卡诺的使用,亦或是对中后卫位置的运用开始多元化,比如在半场攻防时中卫位置前提负责组织调度,身后空挡由后腰进行保护。“组织型中卫”究竟会如何走向现在还无法考量,但可以确定的是,未来对中后卫个人能力的要求只高不低。

放眼当今欧洲五大联赛的成功传球榜单,领衔英超、意甲和德甲这一数据的均是中后卫,主流联赛的中后卫占球权比重在呈现上升趋势。按照战术整体化的发展趋势,或许未来“组织型中卫”会随着战术的升华而问世于足坛。

(泳汣指针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